头部高度
banner
时间:2016-03-15 来源:咨询部、总体技术部 作者:
分享到:

 

编者按:近几年,关于彭泽核电项目的讨论声音不绝于耳。作为该项目前期工作的技术咨询单位,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围绕各方关注的选址评估、环境影响等方面问题,从技术角度与大家聊一聊彭泽核电。

 

一、彭泽核电选址采用最高标准,对厂址周边人口、关键居民组、工业区等问题进行全面考虑

国家已针对核电厂环境影响评价中的人口分布、规划限制区的设置、剂量限值、液态流出物排放控制等方面给出了明确的标准。彭泽核电厂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进行环境影响评价。

彭泽核电工程环境影响评价范围为厂址80km半径内区域,而国家标准则要求设置不小于5km的规划限制区,在该区域内则进行重点评价。因此,环境影响评价的范围并非以各级行政区划为界线。在江西彭泽核电厂环境影响评价过程中,对于安徽省和江西省均进行了充分的分析评价。

经分析计算,江西彭泽核电厂5km半径范围内最大个人剂量所在居民组位于江西省彭泽县境内,剂量仅占《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6249-2011)中规定限值(0.25msv/a)的3.49%,经复核该结论依然成立。上述剂量不及一次体检胸透所受剂量的4%,而望江县境内的公众其有效剂量还将远小于关键居民组的受照剂量,其影响是极其有限的。

在人口分布上,彭泽厂址半径5km范围内无万人以上村镇,10km半径范围内涉及到安徽省的原华阳镇镇区(位于厂址nne方位约7km)并未达十万人。经过行政区划的调整,原华阳镇与县政府所在地(原雷阳镇)已合并为新华阳镇,其所辖的10个行政村和14个社区的近半人口位于厂址半径10km范围外。因此彭泽核电选址仍然符合《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6249-2011)中关于人口分布的要求。

此外,《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6249-2011)要求在厂址周围设置半径不小于5km的规划限制区,在该区域内也仅对核电厂安全运行可能带来威胁的大型工矿企业,以及对核电厂应急计划的实施可能带来不可克服困难的大型社区、学校、医院等限制发展,其他一般工矿企业可与核电厂协调发展。经充分分析论证,江西彭泽核电厂不会对位于厂址12km处的望江经济开发区带来明显的环境影响,望江经济开发区和江西彭泽核电厂是可以做到协调相容的。

 

二、核电厂址跨界与否不应成为决定厂址是否成立的因素

核电厂选址需要综合考虑地质地震、水文气象、总平面布置、电力需求、人口分布、大气和水体弥散条件等多方面的因素。江西彭泽核电厂是不可多得的稀缺核电厂址,而跨省问题并不属于核电厂址成立的否决因素。在国际上也有多个跨国界核电厂的成熟经验,如法国gravelines核电厂和chooz核电厂靠近法国与比利时的国界,cattenom核电厂靠近法国与卢森堡的国界,fessenheim核电厂靠近法国与德国的国界;保加利亚内陆的kozloduy核电厂靠近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国界。

参考以上经验,通过多边协商、共同论证、制定统一的应急响应计划、签署合作协议等方式,可妥善解决核电厂跨界问题。按照我国《核电厂核事故应急管理条例》(haf002)中的规定,全国的核应急管理工作由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负责。彭泽厂址的应急计划区涉及安徽部分区域,对于跨省核应急准备,根据规定则由国务院指定的部门,协调各省级人民政府、核电厂应急管理机构做好应急管理工作。

 

三、彭泽核电厂址周边居民饮水不受影响,饮用水水源有保障

国家已针对内陆核电厂的放射性液态流出物制定了更为严苛的标准。经分析论证,彭泽核电厂的放射性液态流出物经循环冷却水混合稀释后液态流出物在总排放口处的浓度已小于1bq/l,不仅能满足《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6249-2011)和《核电厂放射性液态流出物排放技术要求》(gb 14587-2011)中规定的要求,也能满足《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中1bq/l的要求。且厂址所邻长江水量充沛,经充分混合稀释后,在长江右岸排水口下游1km处核素浓度至少稀释两个数量级,稀释后已接近长江水的天然放射性本底值。因此,位于核电厂排水口下游约5km处长江左岸的安徽望江县华阳镇居民饮用水取水点并不会受到核电厂液态流出物的排放影响,其取水点的放射性浓度完全能满足标准要求。

 

四、彭泽核电厂址近区域不存在发震构造,厂址附近范围不存在能动断层证据充分

区域范围湖口新干断裂(其为赣江断裂带北段)为第四纪早中更新世活动断裂,走向向北进入长江河谷后没有向厂址区方向进一步延伸。沿该断裂划分的发震构造(湖口发震构造)与彭泽厂址的最近距离为48km

厂址近区域不存在发震构造,厂址附近范围不存在能动断层。厂区发育有帽子山断层和大山一带的5条次级小断层。f3(即所谓三号断层)全长约654m,断层性质为正断层。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现场调查判定f3断层为前第四系断层,不属于能动断层。该断裂与区域上的湖口发震构造不存在任何构造上的联系,且现有核岛规划布置是从地基均匀性的角度考虑而避开了f3断裂,对厂区总体布置、地基稳定性等均无影响。

彭泽厂址近区域地震活动较弱,以厂址为中心半径25公里范围内未记录到历史破坏性地震(m4.7)。厂址半径5km范围内未记录到任何地震。1995年瑞昌4.9级、2005年九江5.7级和2011年瑞昌4.6级地震震中与厂址相距分别为117km105km130km。以上三个地震的构造成因均为瑞昌-武宁发震构造(与厂址的最近距离为80km)。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针对瑞昌地震的专题研究认为瑞昌震区与厂址近区域在地质构造背景、深部构造、新构造运动、断裂新活动性和地震活动等方面均存在显著差异,彭泽厂址近区域范围不存在发生瑞昌5.7级地震的构造条件。

 

五、面对墨菲定律,我们是停止不前,还是积极应对?

墨菲定律为我们带来了两种世界观:一种是消极认为既然差错是不可避免的,应停止一切活动;另一种是积极认为差错虽不可避免,就要时刻提高警觉,防止事故发生,保证安全。

1、核电重视墨菲定律,不忽视小概率危险事件

根据历史数据(见图1),相对于其他能源发电方式,核电伤亡率是其中最低的,这是核电业界关注墨菲定律,倡导核安全文化的成果。核电技术发展至今历经三代:第一代是上世纪50年代的实验原型机组;第二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发的商业堆,三哩岛、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核电站都是第二代核电机组。此类核电站没有系统性考虑严重事故预防和缓解措施,已逐渐被三代核电机组所取代。在三哩岛、切尔诺贝利事故后,国际上更加重视对核安全性,美国和欧洲先后出台了先进轻水堆用户要求urd)和欧洲用户对轻水堆核电站的要求eur),将满足其要求的核电机组称为第三代核电机组。目前,在彭泽核电厂址拟建的cap1000三代核电机组,以安全第一为顶层设计目标,实现从设计上实际消除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不对公众和环境产生明显影响。

1   数据来源: paul scherrerinstitut1998, 总共统计1943起事故

2、核安全文化之墨菲定律警钟长鸣

虽然核电造成的伤亡概率非常低,然而墨菲定律如同一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提醒核电从业者,环境和公众安全高于一切,要用质疑的态度严谨的方法相互交流的习惯审视、论证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六、彭泽核电满足最高安全标准,可以实际消除大量放射性释放,不会对环境和公众产生明显影响

依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安全标准,我国建立了国家法律、国务院行政法规、部门规章、指导性文件和参考性文件五个层次的核安全法规体系,并持续改进提高。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国家核安全局发布了《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 年远景目标》和《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厂改进行动通用技术要求(试行)》,要求每堆年发生严重堆芯损坏事件的概率低于十万分之一(10-5/堆年),每堆年发生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事件的概率低于百万分之一(10-6/堆年)的安全目标,与国际社会最新标准要求一致。

采用三代非能动核电技术的彭泽核电,在安全设计中全面、均衡地贯彻纵深防御的安全原则,设置多道安全屏障,充分考虑严重事故的预防和缓解,针对风险重要的事故情景,设置了对应的有效的预防和缓解措施。此外,除按现行法规要求进行外部事件设防外,特别提高抗震(较现行核电厂设防水平提高1.5倍)和抗洪设计裕量,屏蔽厂房设计考虑抗商用飞机恶意撞击。概率安全评价结果表明,cap系列核电厂大量放射性释放频率小于1.0e-07/堆年,单个事件序列发生的频率均低于5e-09/堆年,设计上实际消除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实现放射性物质的包容,避免对公众与环境造成不可接受的后果,满足核电建设最高安全标准。

 

七、彭泽核电有完整的退役和核废料处置方案

核电厂的安全退役和核废料的安全处置是核电产业链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沿海和内陆厂址的共性关注问题,也是实现核能可持续发展必须解决的重要问题。

1973年国际原子能机构首次提出关注核电厂退役问题以来,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退役工程实施体系。根据《国家核电发展专题规划(2005-2020年)》的规定,核电厂从投入商业运行开始时,即在核电厂发电成本中强制提取、积累核电厂退役经费,在中央财政设立核电厂退役专项基金账户,在各核电厂商业运行期内提取。因此,核电厂退役经费是由国家监管,是有充分保障的。中国国家核安全局也高度关注核电厂退役问题,要求新建核电厂在设计阶段提交初步退役计划供安全评审。按上述规定,彭泽核电在设计阶段即综合考虑了退役方案,确保将来实施退役更为容易和安全。对于核废料处置问题,我国对核电厂的放射性废物实行分类管理。低、中水平放射性固体废物在符合国家规定的区域实行近地表处置。而对于高放射性水平废物,在核电厂实施退役前,作为高放废物的乏燃料已被转运至国家后处理厂,进行燃料的回收再利用,形成燃料的“闭合循环”,即在退役实施过程中不存在高放废物。在提交两会审议的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建设5座中低放射性废物处置场和1个高放射性废物处理地下实验室”作为百大工程项目之一提高到国家高度。因此,彭泽核电有完整的核废物处置方案,是安全可靠的,不会对公众和子孙后代产生影响。

 

关闭